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我身边的民族团结进步故事丨娜仁其其格:扎根在大漠的“向阳花”

我身边的民族团结进步故事丨娜仁其其格:扎根在大漠的“向阳花”

    阿拉善,五彩斑斓的地方,贺兰山下的广袤沃野。这里曾奏响一曲生命至上的赞歌,这里传唱着一段民族团结的佳话,这里有一段不能被遗忘的历史,这里有一份刻骨铭心的恩情......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三年困难时期使得连一向富庶的江南地区也出现了大批弃婴,上海地区的儿童福利院收满了无家可归的孤儿,刚刚咿呀学语的幼儿面黄肌瘦,襁褓中的婴儿嗷嗷待哺。时任全国妇联主席、主管妇女儿童工作的康克清焦急万分,找到时任内蒙古第一书记的乌兰夫,希望他能从牧区调拨一些奶粉。乌兰夫请示周恩来总理后,做出了一个更大胆的决定,把一部分孤儿从上海接到内蒙古,由草原人民来抚养他们。于是,辽阔的内蒙古大草原敞开她宽广的胸怀,3年中接纳了3000多名上海孤儿,分批移入内蒙古11个盟市、37个旗县的千余个家庭收养,他们被称为“国家的孩子”。一部分“国家的孩子”来到了阿拉善盟,娜仁其其格就是其中一位。

    1960年的夏天,时任阿左旗锡林高勒苏木书记的胡巴图巴雅尔到巴彦淖尔盟磴口育儿园领回来7个孩子,并将她们寄托给了当时无子女的七户人家,而年龄最大的娜仁其其格被领养到了特古勒德尔家。胡书记把抱养上海孤儿的七户人家召集起来开会,对大家说:“这些娃娃都是国家的孩子,你们不能骂孩子,更不能打孩子,不能对孩子们说你们是没有爹妈的孩子,不能让饿着,也不能让冻着。谁家如果有这种现象,我就把孩子要回来。”送走孩子的当天,胡书记给她取名娜仁其其格,汉语意为“向阳花”。“向阳花”虽不胜牡丹那样鲜艳娇丽,但它生命力旺盛,坚韧顽强,胡书记为她取这个名字的寓意,就是希望这位来自大都市的孤儿,能够在祖国的边疆大漠中不畏风雨、排除万难、茁壮成长。就这样,一个新的名字,一个温暖的家庭,蒙古语里“额吉”的称谓也将从此铭刻在她的内心深处,她与草原母亲一生的缘分就从此开始。
    娜仁其其格在上海孤儿院时,得到了阿姨们母亲般的呵护照顾,3岁的娜仁其其格早已把上海孤儿院当成了自己的家,把那里的阿姨当成了自己的妈妈,突然离开熟悉的地方和人,来到了草原上的毡房里,不适应的她哭着吵着要回家。爸爸给她熬的羊奶,说啥都不喝,煮的肉饭也不吃,妈妈一直抱着哄她,没有生过孩子的妈妈愁得没办法就跑去生育孩子的人家问办法,讨了人家的发面馍馍泡软了喂她。慢慢的,草原额吉慈祥的笑容和关怀的话语让她感受到了妈妈的爱,来到毡房的第六天,娜仁其其格开始慢慢尝试喝妈妈端来的奶茶,吃妈妈亲手烙的饼,也慢慢熟悉了爸爸那爽朗的笑声。

(娜仁其其格小时候的回忆)
    娜仁其其格是幸运的,离开故土之时,却又沐浴了人间的无限温暖。那时候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粮食特别紧缺,虽然每次爸爸从大队打粮只能打回来些山药、黄萝卜干这类的替代品,但是爸爸妈妈从未让娜仁其其格受一点委屈,他们吃粗粮,给娜仁其其格吃的是细粮。有一次,晚上蚊子多,羊群在羊圈里待不住,钻出来跑了,妈妈做好饭,安顿好她一个人在帐篷里好好吃饭,之后就出去撵羊了。好奇的娜仁其其格哪能待得住,妈妈一走她就从帐篷底下钻出去,偷偷跟在妈妈后面出门了,等妈妈赶着羊群回来,看不见她,急得哭着喊着满沙漠地找她,听到妈妈声音后的娜仁其其格答应了一声,找到她后,妈妈紧紧把她抱在怀里,后来,妈妈不论干什么都把她背上,就这样,背着背着她就长大了......

(娜仁其其格全家合影)

    1976年,阿拉善大旱,锡林高勒公社的畜群大多数通场到伊克昭盟去了,这时候旗上一位分管牧业的领导来她们公社指导工作,说要多培养年轻干部。于是,18岁的娜仁其其格就被选上当了大队生产主任、妇联主任。她当了生产主任的第一项任务就是组织全队的牲畜通场去伊克昭盟,负责11户人家30多口子人,共有160峰骆驼、60多匹马、3000多只羊。一路上,娜仁其其格尽职尽责,任劳任怨,由于草场太旱,越来越多的羊跟不上队伍,于是她积极联系宗别立驻扎部队,将羊便宜卖给部队,最大限度减少损失。途中母亲身体不支,病倒在路上,娜仁其其格就把她背在身上,一路从黄河渡口背到黄河边。当抗旱物资由于渡口船坏而过不了河时,她把全部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决定每户人家挑选一只最肥的羊宰了,把肉煮熟,让除青壮年外的人带上煮熟的肉回家,并说到“公社怪罪下来她一个人顶着,先让人回去再说,毕竟人活命重要”。就这样,娜仁其其格领着留下来的人在那边住了一年,第二年秋天带着大家和抓肥了膘的畜群回来了,圆满完成了大队布置给她的任务。绕指流年,从天真懵懂的孩童到踌躇满志的青壮年,如今已经步入花甲之年的娜仁其其格在平凡的岗位上努力工作,在阿拉善这片土地上扎根奉献,用自己的行动回报着父母的养育之恩。

(阿拉善上海孤儿合照)


   得知娜仁其其格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亲自去到位于呼和浩特的乌兰夫纪念馆,向这位恩人献上她心目中最圣洁的哈达,阿左旗组织部干部罗巴格主动为她开了介绍信,考虑到她的腿脚不太方便,便让她的女儿陪着去。听说她要去乌兰夫纪念馆,阿左旗和她有联系的那些上海孤儿们都很羡慕。
    2019年11月11号,娜仁其其格和女儿坐着火车去了呼和浩特,终于站在乌兰夫纪念馆前时,她忍不住留下了泪水。她思念乌兰夫,是他给了娜仁其其格第二次生命,给了“上海孤儿”温暖,给了她们幸福的生活。娜仁其其格是流着泪参观完乌兰夫纪念馆的,那些照片里,乌兰夫慈爱的目光让她终生难忘,她向纪念馆工作人员要了一张门票留作纪念。从呼和浩特回来,她就买了一个相框,把那张门票和罗巴格那送她的乌兰夫主席的照片一起镶在相框里,摆在柜子上,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他老人家。

(娜仁其其格在乌兰夫纪念馆)


    经常有人问她,想不想回上海看看,她说:“60年前,国家给我第二次生命,阿拉善抚育我成长。上海是个啥样子我一点记忆都没有,我就记着我是阿拉善人,在这里我有父母,他们给了我太多的关爱和呵护。”


编辑:
信息来源:今日阿拉善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